爱巴士书房

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_代序 有话说在前头

张鸣
舞文弄墨
点此可根据标签搜索
总共57章(已完结收藏

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 精彩片段:

代序 有话说在前头

张鸣

我是个嗜书如命的人。毛病是“文革”给闹的,刚刚学会读书,就赶上禁书,所有的书,都给打上封资修印记,一股脑烧光,害得我日日饥渴,有时比真的饿肚皮,还要难受。读书成瘾,跟xi毒近似。清代大儒颜元,说读书人是吞砒人,即xi毒成瘾者,不假。我的邻居兼好友卢跃刚兄有名言:为书买房,为儿子挣钱。我同意而且拥护头半句,两次换房,都因为书装不下了,一个人倒是有个搁下身子的地方睡觉就行。

好读书,但是乱读书。我虽然学历上是个博士,但除了在研究生期间跟老师聊天,没有正经接受过科班历史教育,如果说还有点知识,不过自己乱看看来的。小时候看书,逮到什么看什么,拿到手里的书,如果时间限制比较紧,就飞快地看,如果相对比较充裕,就整本地抄。记得我抄的第一本书,好像是本叫做《美国政府机构》的书,大概是本“文革”后期提供给新闻报道人员做参考用的。从那里头,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国会,什么叫行政权,也知道了原来人家的国务院只是外交部,跟我们不一样,还知道了原来负责美国总统保护的,是财政部。上大学之后,虽然学的是工科,课程压力大得要命,但毕竟社会上的书多了,我也忙里偷闲,狠狠地啃了几本大部头,但依然是自己看,有惑没人解,有疑没有问,更没有人点拨你该看什么书。

大学毕业弃工从文,老师骂我弃明投暗。暗虽暗,毕竟比较充裕地满足了我乱看书的嗜好。从此信马由缰,兴之所至,读之所至。读研究生之后,挨老师骂,说我用心不专,也依然如故,而且信奉陶渊明主义,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时常津津乐道,用我政治学的同事的话来说,就是非学术x阅读。每每一本书读下来,问我书的学术理路,中心意思,核心问题,甚至于书的作者为谁,往往都不知道,但是书中我的“会意”点,却印象shen刻,很久很久都忘不了。如果一本书这样的会意点多,那么三月不知r味倒是未必,但一天忘了吃饭肯定有可能。

我是个野路子出来的所谓学者,使用的全是野狐禅的功夫,虽然没有本事,也没有兴趣关心大理论,大问题,但读的时候,总是爱想想,读到会意处,总喜欢掩卷而笑,笑毕遐思,每有所得,则欣然命笔,胡乱涂上一些文字,这就是我所有历史文化随笔的来由。所以说,虽说是什么随笔、散文,但实质上,不过是些读书笔记。读书笔记按理应该是给自己看的,印出来卖钱,好像有点对不起读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有人乐意看,出版商又乐意出,我想也没有关系。总之是周瑜黄盖,愿打愿挨。不喜欢的,离我的书远点就是。恨到买回去放在卫生间里当手纸,也无妨,只是纸质太差,又不卫生,还费钱。所以,建议这样的先生nv士们,想出气,最好弄张我的照片,贴在镖靶上用镖扎,省钱,高效,还解气,符He多快好省的原则。

读书最喜读史,相比起来,在历史学的论著和所谓的历史素材之间,更喜欢后者,哪怕再乱,再没有头绪,也还是喜欢。读的时候,总免不了要推想一下,写此文的前人,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是什么样一种情景,如果是我自己,生在那个时代,又会怎样。如此这般之后,有时真的不知我之为鱼,鱼之为我,傻乐一通,起身到冰箱里,找一个个大的苹果,大嚼,然后爬上电脑,写几个字。

作品简介:

历史有时候前进,有时则会退后,有上升,则有下降。细碎处的故事,空白处的讲述,才能真正反映历史的原貌。

《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充斥了这样的故事和讲述。诸如“当牛记者碰到强人的时候”、“D大头巾状如印度兵的中国士兵”、“懂兵法的和会打仗的”、“对毒与赌的另一种期待”……都是重大历史事件中被正史省略的故事,但正是这些正史瞧不上的ji零狗碎一样的故事,让你_gan受到历史的真实,_gan受到它的血与r,并带你看到纷扰世界中另一番景致。

作者:张鸣

标签:张鸣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随笔杂文中国历史清末民初

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最新章节:
1富不出三代的魔2跟“肤发”有关的改革事件3团结起来,我们在*壁上玩技术4鞭炮声中的春晚5马屁与政绩关系的论证报告6“遭人喜欢”的黑社会7最离谱的假古董和没有文化的游客8土洋并举的克己复礼9行乞证是个馊主意10两个人日记里的“五四”
张鸣』的其作品:
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历史的底稿·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Ⅱ一年之痒再谈国民性张鸣说历史:朝堂上的戏法张鸣说历史:大国的虚与实张鸣说历史:角落里的民国张鸣说历史:重说中国古代史张鸣说历史:重说中国国民性中国教育病了吗?所谓大国·大时代民族之癫狂症批判民国的角落历史与看客历史的空白处近代史上的鸡零狗碎大历史的边角料大实话:历史与现在乡村社会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变迁:1903-1953辛亥:摇晃的中国再说戊戌变法历史的碎片·侧击辛亥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
更多『舞文弄墨』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