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房

梁羽生闲说金瓶梅_代序 “武侠”下岗 “天下第一奇书”开谈

梁羽生
舞文弄墨
点此可根据标签搜索
总共49章(已完结收藏

梁羽生闲说金瓶梅 精彩片段:

代序 “武侠”下岗 “天下第一奇书”开谈

孙立川

一代新武侠小说宗师梁羽生先生于今年1月22日夜溘然辞世,他留下了35部武侠小说及数以百万言的文史随笔,联话棋话,这些文字创作是他六十多年来每日爬格子的结晶,也是他留给中国文学界与新闻界的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

梁羽生先生的终身职业是报社编辑,业余身份则是作家。他的职业习惯决定了他的作品大都以连载的方式发表在报刊上,譬如古今联话、棋赛评述、读书笔记等。十几年来,我成为其武侠小说之外的其它作品的责任编辑。

2006年年底,他到香港参加活动时中风,之后就返回澳洲于疗养院养病。罗孚、张初、邝健行、杨健思等诸多友好均建议应着手整理及编辑梁先生一些还未成书的作品。几年前,常从梁羽生游,就听他说过80年代中曾在香港《商报》上写了一年多的专栏,是评《金瓶梅》的。去年中,终于在天地尘封的档案资料中找到了这批剪报,但却发现少了一些篇幅,遂托杨健思nv史找人帮忙,去图书馆中的旧报堆中影印补齐了资料,凡506篇。梁羽生文丛编委会征得了梁羽生先生的同意,决定由我接手编辑这本著作。

自1986年元旦起,梁羽生先生以“时集之”的笔名在《香港商报》上开设了“摘录评点《金瓶梅》”的专栏文章,每日一篇,开始时每篇约500字,上有香港nv画家高宝配Henei文的《金瓶梅》连环ca图。大约到了第178篇(1986年6月30日)则开始没有了高宝的配图,自7月1日起,每篇篇幅增至700字左右,至1987年5月26日全部连载完毕。He计全书有32万字左右。

众所周知,梁羽生先生的新武侠小说系列的创作活动自1954年1月20日起至1983年8月宣布封笔止,其后他只写些散文、随笔、联话等。1986年6月,他正式由《大公报》退休,同年9月,移民澳洲悉尼。可以说,这是梁先生写于香港与澳洲两地的著作,虽以逐日一篇写作,但全书以《金瓶梅》为主,一气呵成,也算是他庞大著作系列中的唯一一部评论古典小说的研究著作。梁先生以武侠小说鸣于世,创作是他的擅长。按照笔者的解读,新武侠小说乃属中国传统小说之源流的蜕变。我们也看过一些当代作家如王蒙、李国文有评点古典小说之书问世。但他们都是现代小说作家,切入角度及见地应有不同。梁先生撰此著作,倘有可比较者,或以台湾历史小说家高阳研读《红楼梦》庶几相近也。因而,为了更好地让读者了解梁羽生先生的文学修养及独特的见解,本文将从二大部分对此书的nei容作一个介绍。

《金瓶梅》是诞生于明代万历年间的古典长篇小说,因书中有大量的x描写nei容,甫问世即被目为“*书”。梁羽生在评点时就指它为“人皆好之,人皆恶之”之书,数百多年来,《金瓶梅》被视为“天下第一奇书”,有多个手抄本传世。

现存最早的《金瓶梅》木刻本为明代万历乙巳年梓行的《新刻金瓶梅词话》,这是1932年在中国山西省发现的,到目前为止,万历刊的《金瓶梅词话》传世的仅有四种:其一为上述此本,原为北平图书馆收藏,后移存美国国会图书馆,今归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其二为1941年在日本日光山轮王寺发现的慈眼堂天海藏本;其三为1962年在日本山口县发现的栖息堂德山毛利藏本;其四为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收藏的《金瓶梅词话》残本,前三种均可称为完本(严格而言是“近于完本”)。京都大学藏本分为上、中、下三卷,是1917年(丁巳年)在妻木直良寄赠京大图书馆的藏经书院旧物《普陀洛山志》的书页中发现有褙纸数百枚,检查后竟是《金瓶梅》,遂将之装订成书。但当时谁也不曾注意这本残本。直至1932年中国山西发现《金瓶梅》刻本时,人们才知道,《金瓶梅》曾梓行于世。我负笈京大时,曾为研读这部残本而将之与上述三种刊刻本作了一个比较,始发觉现存的三部半刻本应都是出于同一刊本,即万历乙巳刊本。☾1☽

之所以要略述《金瓶梅》刊本的原貌,乃是因为梁羽生先生是以“摘录评点《金瓶梅》”为名的,那末他摘录自何种刊本就不得不察之。他只说是“古本《金瓶梅》”,窃以为他所本应是坊间流行的清初张竹坡评本,据梅节先生考证,此乃节本。而他手抄之摘文,或因潦草,排字工不识而误植;或有手民之误。我遂决定以《金瓶梅》研究家梅节先生校注的梦梅馆校本《金瓶梅》为底本来作校对。梅节先生从八十年代中即从事《金瓶梅词话》的整理与校点。他的这本校本乃是以日本大安株式会社的影印本(即上文所引慈眼堂本及栖息堂本为底本),覆以北京图书馆藏本等,反复校订,十年间出了三种校订本。我所依的梅校本,亦是2007年于台北里仁书局出版的最新校定三卷本,这是要向梅节先生致谢的。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遇及梁的引文与梅节校本不同时,我并非全般依足梅节校本,而在一些个别用字方面仍按梁羽生先生所写,或由我自己判定,倘由此而产生讹误,概由本人负责,与梅节先生与梁先生无关。余学识浅陋,或有谬解曲解之处,想二位老先生当不会怪罪晚辈。

作为明代四大说部之一,《金瓶梅》自问世以来,属最有争议x的古典小说。它被卫道者批为“天下第一*书”,朝廷也将之列为禁书,一直到今日之中国,《金瓶梅》仍是被明令禁止公开出版影印的,有之,也须要删节,美之曰:“洁本”。但是,历朝历代也都有另一种读法或异议者。远的不说,鲁迅就在中国现代第一部小说研究专著中论说:“诸世情书中,《金瓶梅》最有名”,并进而指出:“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2☽这是极其明晰之析见。鲁迅之说一出,《金瓶梅》的暴露社会世情的意义才从被误读中纠正了过来。

毛泽东博览群书,而且对《红楼梦》十分推许,据说他曾先后五次评述过《金瓶梅》,而且是褒多于贬,就以他在1961年12月2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所说:“中国小说写社会历史的只有三部:《红楼梦》、《聊斋志异》、《金瓶梅》。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看一看,这本书写了明朝的真正的历史,暴露了封建统治,暴露了统治和被压迫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很仔细。《金瓶梅》是《红楼梦》的老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红楼梦》写的是很仔细很j细的历史。但是,《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nvx。”☾3☽毛泽东充分肯定了《金瓶梅》的文学价值及社会价值。鲁迅说它是“世情书”,毛泽东则把它当作明末社会史来看。

鲁迅是以纯文学而论,毛泽东则以阶级斗争为弦,将之视为“谴责小说”。梁羽生则是二者兼而有之,但他更偏重于鲁迅之论,这或是出于二人都是小说家的缘故。

在这长达五百多天的连载的最后一篇稿中,梁羽生写道:“《金瓶梅》的摘录评点到此是可以结束了。关于《金瓶梅》的艺术特点,我曾引用过鲁迅、吴晗、郑振铎、孙述宇……诸家评述。最后要补充的是徐朔方在《论金瓶梅》所提出的:《金瓶梅》在文学史上的两大贡献……”于此可见,除了摘录《金瓶梅词话》之外,他在评点时还遍览上述诸家的研究之文,其中引用最多的专家之见乃是孙述宇的《金瓶梅的艺术》(台湾时报文化出版公司版)一书中的论点。然而,他并非“文抄公”,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发现,如此这般云云也只是他的谦辞而已。就全书的nei容来看,梁羽生的史识、学识、文学观及审美意识,就在这字里行间不经意地挥洒出来。下面略举几例:

《金瓶梅》是从《水浒传》的武松打虎杀嫂的故事衍生出来的长篇巨制,但它并非将《水浒传》中的“武松”全般搬到书中来,而是有所创造发明的,梁羽生以47篇的篇幅来讨论武松与潘金莲、武大的“三角关系”,探究武松与潘金莲的微妙心理关系,也比较《金瓶梅》与《水浒传》之不同。他指出武松对潘金莲似乎不是无动于衷,他的心理变化有一个过程,表面上所流露出来的并不代表他的全部心理活动,就象是巨大的冰山露出来的一角而已。另外,他也不全然同意上引文徐朔方先生的观点:“像《金瓶梅》那样长达一百回的巨著,除了偶一出场的武松等人外,几乎全是反面人物,在中国文学史上这是一个新的现象,新的问题”。梁羽生认为:“其实武松也还是有‘*暗面’的‘英雄’”。他细致地分析武松杀人的变态心理与行为,杀了人之后又丢下武大的nv儿迎儿不管而重上梁山。他将《水浒》中的武松与《金瓶梅》中的武松作了对比,认为后者并非可推许的英雄好汉。这些论点都属发人所未见,此其一也。

作品简介:

《金瓶梅》自问世以来,属于最有争议的古典小说。一代“武侠大师”梁羽生先生在小说创作“封笔”后,转而以持续五百多天的专栏,点评《金瓶梅》,其史识、学识、文学观及审美意识,就在这字里行间不经意地挥洒出来。例如,梁先生细致分析了武松杀人的变态心理与行为,认为武松也还是有“*暗面”的“英雄”,即属发人之所未见;虽然《金瓶梅》终场诗曰,“楼(孟玉楼)月(吴月娘)善良终有寿”,但梁先生分析,吴也不是正面人物,识破作者的反讽手段。继鲁迅、毛泽东之后,梁羽生对《金瓶梅》在世道人心上多有阐发,评弹有据,条分缕析,时有令人豁然之见解。

作者:梁羽生

标签:梁羽生金瓶梅文学研究金学

梁羽生闲说金瓶梅》最新章节:
1《金瓶梅》的两大贡献2吴月娘这个人物3为陈经济“守节”的情人4春梅为陈经济安家5陈经济是无耻之尤6“床”的隐喻7人情冷暖风水轮流转8庞春梅是一个极具特色的角色9连小人物也刻画入微:孙雪娥10亦是葫芦官判案
梁羽生』的其作品:
白发魔女传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飞凤潜龙武林天骄狂侠·天骄·魔女鸣镝风云录鸣镝风云录(136回本)瀚海雄风风云雷电还剑奇情录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武林三绝广陵剑塞外奇侠传七剑下天山江湖三女侠冰魄寒光剑冰川天女传云海玉弓缘冰河洗剑录风雷震九州侠骨丹心游剑江湖牧野流星弹指惊雷绝塞传烽录剑网尘丝幻剑灵旗龙虎斗京华草莽龙蛇传女帝奇英传武当一剑笔·剑·书笔不花笔花六照名联谈趣三剑楼随笔
更多『舞文弄墨』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