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房

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_写在前面的话

张鸣
舞文弄墨
点此可根据标签搜索
总共57章(已完结收藏

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 精彩片段:

写在前面的话

一日,一个出版界的朋友来访,谈起她在今年书市上遇到的跟我有关的一段趣事,说是在一个摊上看到了我那本《直截了当的独白》,刚想掏钱买,就听得旁边几个人在议论:“这不是张鸣的书吗,买一本,买一本。”忽又有一人言道:“张鸣是谁呀?”只听书摊的摊主接茬道:“张鸣就是那个写通俗小故事的,他的书好懂,买吧。”

真没有想到,原来我在卖书的人眼里,是这么一种形象,听起来真有点哭笑不得的_gan觉。

虽然我一直提倡史学要通俗化,不要轻易地将本该属于自己的阵地交给写本子的作家,而且我的随笔也的确有些故事,但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写故事的。当然,能把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出来,也是不容易的,尤其是讲得He情He理、丝丝入扣,更是难事。肚子里没有几车书,加上几道沟壑,其实故事也是不可能真正讲清楚的。可是,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在面对历史故事和人物的时候,如果非要写点东西,往往在意于这故事背后的东西。如果我认为发掘不出什么来,百分之百是不会动笔的。当然,我没有任何理论或者思想体系,也从不奢想用自己的所谓思想框架给历史某种解释。对我来说,说一个事就是一个事,点到为止,从不想把话说满,当然也说不满,尽可能给读者诸君留点想象的空间。

在很多场He下,我是被人视为专业人士的,但是把我定在什么专业上,其实是件难事。身在政治学专业教书,做的却是晚清史,教的是制度史,害得我nv儿每当人家问起她爸爸是干什么的,都_gan到很麻烦。尽管我的专业_gan觉有点混乱,但毕竟还是在专业圈子里,不,确切地说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严格来讲,只要需要,我也可以做出中规中矩的学术论文。这就意味着,当我在写这些散碎的小东西的时候,必须考虑专业人士的眼光,就是说,可以让他们说我不务正业,但不能让他们说我胡说八道。

所以,其实我还做不到卖书人给我的定位——一个写通俗小故事的。首先,我不可能通俗到老妪能解的地步,达到《故事会》里文章的水准,因此,命里注定卖不火。其次,我不可能迎He,尤其不想迎He读者的口味,我只是写我自己想写的而已,把我想说的倒出来,也就得了。大概我命里注定两面不讨好,雅者嫌我俗,俗者嫌我雅,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夹在当中,活nengneng一块三明治中间的r。有人说,张鸣看历史,总是跟别人不一样。没错,如果说我的文字还有可取之处的话,那就是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把所观察到的历史颠过来看,非要把漂亮孔雀后面的pigu拿来示人,总而言之,一肚皮不He时宜。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傻的出版人,非要我将一年来积攒的零碎,攒起来出个集子。几十篇的零碎堆在一起,_gan觉是好是坏,乐意看的读者自己品味就是。

张鸣

2005年8月10日

作品简介:

此书勾勒晚近人物百般脸谱,检讨中国历史的劣_gengx。军阀有x格:思想家和知识界创造着历史,而军阀、土匪、帮会龙头以及各色乡村能人,也在创造历史。晚近人物脸谱:西太后的明白和_fu气,都是这老外的,而对中国人,她却墨索里尼,总是有理,镇压改革是对的,开历史倒车也没错,后来改革更是对的。历史的坏脾气:去山中贼易,去心中贼难。成者王侯败者贼,其实帝王也是贼。不确定的道路:如果不算土匪流氓等“第三社会”中人,文人跟监狱的距离想必要比其它人近一点,越是有才华的人,危险似乎就越大。庶民的世界:花业民营了,游冶其间的名士和准名士们也就更自由了。浅斟低唱并r帛相见之余,给小姐们打分品题成了文人墨客的千古雅事,因此有了“花榜”。

作者:张鸣

标签:张鸣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近代史晚清

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最新章节:
1庶民的世界 农民“失语症”的病史考察2庶民的世界 站在地上看世界3庶民的世界 “三十六计”海洛因4庶民的世界 警惕“儿戏战争观”的重现5庶民的世界 《新生》事件与日本的逻辑6庶民的世界 发生在僻地山乡的一件小事——闲话辛亥7庶民的世界 农民式的权力制约方案8庶民的世界 流氓大亨的脸面9庶民的世界 太政治的“花业”10不确定的道路 私塾消失背后的黑洞
张鸣』的其作品:
历史的底稿·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Ⅱ一年之痒再谈国民性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张鸣说历史:朝堂上的戏法张鸣说历史:大国的虚与实张鸣说历史:角落里的民国张鸣说历史:重说中国古代史张鸣说历史:重说中国国民性中国教育病了吗?所谓大国·大时代民族之癫狂症批判民国的角落历史与看客历史的空白处近代史上的鸡零狗碎大历史的边角料大实话:历史与现在乡村社会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变迁:1903-1953辛亥:摇晃的中国再说戊戌变法历史的碎片·侧击辛亥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
更多『舞文弄墨』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