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房

三张牌_《三张牌》序言:关于十九岁(1)

斯蒂芬·金
悬疑推理
点此可根据标签搜索
总共7章(已完结收藏

三张牌 精彩片段:

《三张牌》序言:关于十九岁(1)

三张牌

序言:关于十九岁

(及一些零散杂忆)

1

在我十九岁时,霍比特人正在成为街谈巷议(在你即将要翻阅的故事里就有它们的身影)。

那年,在马克思·雅斯格牧场上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上,就有半打的“梅利”和“皮平”在泥泞里跋涉,另外还有至少十几个“佛罗多”,以及数不清的嬉皮“甘道夫”。在那个时代,约翰·罗奈尔得·瑞尔·托尔金的《指环王》让人痴迷狂热,尽管我没能去成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这里说声抱歉),我想我至少还够得上半个嬉皮。话说回来,他的那些作品我全都读了,并且shen为喜爱,从这点看就算得上一个完整的嬉皮了。和大多数我这一代男nv作家笔下的长篇奇幻故事一样(史d芬·唐纳森的《汤玛斯·考文南特的编年史》以及特里·布鲁克斯的《沙娜拉之剑》就是众多小说中的两部),《黑暗塔》系列也是在托尔金的影响下产生的故事。

尽管我是在一九六六和一九六七年间读的《指环王》系列,我却迟迟未动笔写作。我对托尔金的想像力的广度shen为折_fu(是相当动情的全身心的折_fu),对他的故事所具有的那种抱负心领神会。但是,我想写具有自己特色的故事,如果那时我便开始动笔,我只会写出他那样的东西。那样的话,正如已故的“善辩的”迪克·尼克松喜欢说的,就会一错到底了。_gan谢托尔金先生,二十世纪享有了它所需要的所有的j灵和魔法师。

一九六七年时,我_geng本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样的故事,不过那倒也并不碍事;因为我坚信在大街上它从身边闪过时,我不会放过去的。我正值十九岁,一副牛哄哄的样子,_gan觉还等得起我的缪斯nv神和我的杰作(仿佛我能肯定自己的作品将来能够成为杰作似的)。十九岁时,我好像认为一个人有本钱趾高气扬;通常岁月尚未开始不动声色的催人衰老的侵蚀。正像一首乡村歌曲唱的那样,岁月会拔去你的头发,夺走你跳步的活力,但事实上,时间带走的远不止这些。在一九六六和一九六七年间,我还不懂岁月无情,而且即使我懂了,也不会在乎。我想像不到——简直难以想像——活到四十岁会怎样,退一步说五十岁会怎样?再退一步。六十岁?永远不会!六十岁想都没想过。十九岁,正是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十九岁这个年龄只会让你说:当心,世界,我正抽着梯恩梯,喝着黄色炸药,你若是识相的话,别挡我的道儿——斯d夫在此!

十九岁是个自私的年纪,关心的事物少得可怜。我有许多追求的目标,这些是我关心的。我的众多抱负,也是我所在乎的。我带着我的打字机,从一个破旧狭小的公寓搬到另一个,兜里总是装着一盒烟,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中年人的妥协离我尚远,而年老的耻辱更是远在天边。正像鲍勃·西格歌中唱到的主人公那样——那首歌现在被用做了售卖卡车的广告歌——我觉得自己力量无边,而且自信满满;我的口袋空空如也,但脑中满是想法,心中都是故事,急于想要表述。现在听起来似乎干巴无味的东西,在当时却让自己飘上过九重天呢。那时的我_gan到自己很“酷”。我对别的事情毫无兴趣,一心只想突破读者的防线,用我的故事冲击他们,让他们沉迷、陶醉,彻底改变他们。那时的我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做到,因为我相信自己生来就是干这个的。

这听上去是不是狂傲自大?过于自大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管怎样,我不会道歉。那时的我正值十九岁,胡须尚无一丝灰白。我有三条牛仔ku,一双靴子,心中认为这个世界就是我稳握在手的牡蛎,而且接下去的二十年证明自己的想法没有错误。然而,当我到了三十九岁上下,麻烦接踵而至:酗酒,xi毒,一场车祸改变了我走路的样子(当然还造成了其他变化)。我曾详细地叙述过那些事,因此不必在此旧事重提。况且,你也有过类似经历,不是吗?最终,世上会出现一个难缠的巡警,来放慢你前进的脚步,并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主宰。毫无疑问,正在读这些文字的你已经碰上了你的“巡警”(或者没准哪一天就会碰到他);我已经和我的巡警打过交道,而且我知道他肯定还会回来,因为他有我的地址。他是个卑鄙的家伙,是个“坏警察”,他和愚蠢、荒*、自满、野心、吵闹的音乐势不两立,和所有十九岁的特征都是死对头。

但我仍然认为那是一个美好的年龄,也许是一个人能拥有的最好的岁月。你可以整晚放摇滚乐,但当音乐声渐止,啤酒瓶见底后,你还能思考,勾画你心中的宏伟蓝图。而最终,难缠的巡警让你认识到自己的斤两;可如果你一开始便Xiong无大志,那当他处理完你后,你也许除了自己的ku脚之外就什么都不剩了。“又抓住一个!”他高声叫道,手里拿着记录本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所以,有一点傲气(甚至是傲气冲天)并不是件坏事——尽管你的母亲肯定教你要谦虚谨慎。我的母亲就一直这么教导我。她总说,斯d芬,骄者必败……结果,我发现当人到了三十八岁左右时,无论如何,最终总是会摔跟头,或者被人推到水沟里。十九岁时,人们能在酒吧里故意B你掏出身份证,叫喊着让你滚出去,让你可怜巴巴地回到大街上,但是当你坐下画画、写诗或是讲故事时,他们可没法排挤你。哦,上帝,如果正在读这些文字的你正值年少,可别让那些年长者或自以为是的有识之士告诉你该怎么做。当然,你可能从来没去过巴黎;你也从来没在潘普洛纳奔牛节上和公牛一起狂奔。不错,你只是个毛头小伙,三年前腋下才开始长毛——但这又怎样?如果你不一开始就准备拼命长来撑坏你的ku子,难道是想留着等你长大后再怎么设法填满ku子吗?我的态度一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年轻时就要有大动作,别怕撑破了ku子;坐下,抽_geng烟。

2

我认为小说家可以分成两种,其中就包括像一九七年初出茅庐的我那样的新手。那些天生就更在乎维护写作的文学x或是“严肃x”的作家总会仔细地掂量每一个可能的写作题材,而且总免不了问这个问题:写这一类的故事对我有什么意义?而那些命运与通俗小说紧密相连的作家更倾向于提出另一个迥异的问题:

写这一类的故事会对其他人有什么意义?“严肃”小说家在为自我寻找答案和钥匙;然而,“通俗”小说家寻找的却是读者。这些作家分属两种类型,但却同样自私。我见识过太多的作家,因此可以摘下自己的手表为我的断言做担保。

作品简介:

《三张牌》是长篇小说《黑暗塔》的第二部。《黑暗塔》的故事灵_gan在某种程度上来自罗伯特·勃朗宁的叙事诗《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归来》(其实这部作品亦受莎士比亚剧作《李尔王》的影响)。

《黑暗塔》的第一部《枪侠》,交代了罗兰作为一个转换了的世界的最后一名枪侠,最后逮住了那个黑_yi人……一个他追踪了很久的巫师——至于多久我们不得而知。这黑_yi人原来是一个名叫沃特的家伙,他荒称在昔日的世界转换之前曾与罗兰的父亲有过交情。

罗兰继续寻找黑暗塔的征程。途中他遭到各种神秘生物的袭击,并将一个纽约的瘾君子埃d·迪恩带回自己的世界,成了朋友。他们结伴同行,遇到了一个有自闭症的非洲裔nv士奥黛塔,以及奥黛塔自我的邪恶一面黛塔。四人继续上路,而奥黛塔和黛塔也逐渐He二为一,成为一个新人苏珊娜,并同艾迪共结连理。

作者:斯d芬·金

翻译:文敏

标签:斯d芬·金长篇奇幻史诗黑暗塔系列

三张牌》最新章节:
1待续。。。2《三张牌》第三章 接触与着陆(1)3《三张牌》第二章 埃d·迪恩(1)4《三张牌》第一章 门5《三张牌》序幕:水手(1)6《三张牌》前情概要7《三张牌》序言:关于十九岁(1)
斯蒂芬·金』的其作品:
11/22/63捕梦网丽赛的故事尸骨袋杰罗德游戏末日逼近肖申克的救赎绿里奇迹穹顶之下日落之后守夜4号解剖室1408惊魂过山车死光神秘火焰玫瑰疯狂者黑暗中的另一半恶月之子死亡区域厄兆唯一幸存者宠物公墓黑暗塔首曲·枪侠黑暗塔之二·三张牌黑暗塔之三·荒原黑暗塔之四·巫师与玻璃球黑暗塔之五·卡拉之狼黑暗塔之六·苏珊娜之歌黑暗塔之七·黑暗之塔杜马岛暗夜无星约翰的预言格温迪的按钮盒世事无常亚特兰蒂斯之心
更多『悬疑推理』类作品: